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萬物皆虛

2021-05-29

返回專欄首頁

作者:萬物皆虛

原創投稿

評論:
又是一段屠龍者終成惡龍的故事

    在國內,讓孩子看動畫片,一直以來都是件令無數家長們頭疼的事。尤其是隨着互聯網時代的到來,孩子們能接觸到的動畫內容,越發豐富,題材也越發廣泛,但在缺乏明確分級制度和相應監管約束的情況下,考慮到這些五花八門的動畫內容,都極易對青少年和兒童的身心健康發展造成影響。所以,家長們對待動畫片的態度,也愈發變得嚴厲起來。一直以來,有關家長與動畫片的矛盾,都是國內互聯網上的長期熱門話題之一。

    最近,一部名為《精靈夢葉羅麗》的國產動畫,就在網絡上引發了不少家長的口誅筆伐。家長們反對它的原因,在於這部目標受眾被定位為5-14歲小女生的動畫,居然帶有不少即使是在成年人看來都難以接受的劇情元素,家長們疑惑這樣的動畫為什麼能連續播出八季,並且全部順利過審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出於對整件事情的好奇,這兩天我就研究了一下這部名為《精靈夢葉羅麗》的美少女動畫,以及網絡上觀眾對這部動畫的評價。結果發現,家長們這次對這部動畫的大肆抨擊,從某種程度上來説確實是不無道理的。

    《精靈夢葉羅麗》是一部,由河北精英影視文化傳播有責任限公司負責出品和發行的動畫劇集,從13年首播至今,已經陸續推出了整整八季,共一百多集的動畫內容。先後登陸了金鷹卡通、中央電視台少兒頻道,等一批國內較為知名的少兒動畫頻道,同時在愛奇藝、優酷視頻、嗶哩嗶哩等國內主流視頻網站上,也上線了完整的動畫劇集。動畫在全國範圍內,都有着不容小覷的觀眾羣體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無論是在動畫本身還是相關二創視頻的彈幕、評論裏,你都能對這部動畫的受眾羣體有進一步明確的認知——彈幕時常會飄過一句“看動畫時我才上初中”,相關評論區裏也經常能看到,有人介紹自己從小學就開始追這部動畫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《精靈夢葉羅麗》的動畫劇情,大概講述的也就是這樣一羣,和觀眾差不多年紀的,五年級小學生們的故事。她們在偶然間獲得了來自魔法世界的一羣仙女娃娃的力量,變身名為葉羅麗戰士的魔法少女,與同樣來自魔法世界的邪惡女王對抗的故事——大概有點類似於《美少女戰士》這樣的少女動畫,其中還涉及到了保護環境,反對校園霸凌,這類看上去帶有一定深度的主題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如果僅是參照劇情大綱的話,《精靈夢葉羅麗》似乎還是一部帶有正能量宣傳價值的少兒動畫片。但家長們卻並不贊同這樣的觀點。在他們看來,除了看似陽光正能量的主題外,這部動畫中實際存在着大量三觀不正的情節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參照了部分家長的反饋,加上我自己觀看動畫後的理解,我大致總結了一些,家長們認為這部動畫中存在的誤導孩子身心健康發展的問題。

    首先最嚴重的一點,是動畫一邊打着低齡化的招牌,一邊在劇情中強行為五年級小學生主角團混亂推CP的情況,在家長眼中,這無疑是動畫倡導早戀的最有力證據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動畫雖然講的是主角們獲得魔法娃娃,利用魔法拯救世界的故事,但動畫中設定為五年級小學生的主角們,彼此間卻總存在着一些,成年男女間才有的曖昧情愫。

    比如時不時男女主們就要上演一些公主抱、“壁咚”的情節,配合一些角色的內心獨白,一下就有了成年瑪麗蘇電視劇的味道。明明大家都只是五年級的小學生,為什麼互撩起來卻比成年人還熟練啊?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影片中的人設,也是滿足了小女生們對於帥哥的各種幻想,什麼霸道總裁、學霸男神、痴情美男,一應俱全,總有一種類型能夠戳中小女生們內心對愛情的美好幻想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除了正經宣傳談戀愛組CP的甜美外,動畫時不時還要通過女反派嫉妒敵視女主的各種小心機,來展現一下成年人戀愛觀下的殘酷感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而説起這個和女主角同班的反派女同學,倒也是佔據了所有瑪麗蘇甜寵劇裏女反派的標配屬性。比如,她會通過家境的優劣去貶低女主角,和女主説話三句話不離“窮”字,讓人驚訝這真的應該是一名五年級小學生,應該説出的台詞嗎?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同樣,女反派自然也要為了帥氣的男主角,而各方刁難純情的女主角,誣陷和校園霸凌,成了再合適不過的選擇。只是考慮到主角們五年級小學生的人設,以及屏幕前觀看動畫的觀眾,大多都還是未成年的女生,小小年紀就讓她們學會敵視自己的對手,是不是有些為時過早了?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在動畫的設定中,角色們通過娃娃變身後的形象,也令大多數家長感到難以接受。設定上,主角們可以通過娃娃變身成自己長大後希望成為的樣子,結果就是,男角色個個變得帥氣亮眼、活力四射,女角色們也變得膚白貌美、人均胸圍36D腿長一米八。好傢伙,合着每一個小學生都應該夢想成為高富帥、白富美唄,這到底是在向孩子們傳遞怎樣的審美觀念啊?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動畫的情節設定也是如此。比如開篇第二集,女主角在剛獲得自己的娃娃後,就被反派女王通過三個願望引誘其交出自己的娃娃,這三個願望分別是成為白富美、家財萬貫與回回成績全校第一。老實説,除了第三個還算比較貼近現實外,其他兩個真的不是編劇自己無腦女頻爽文看多後,意淫出來的選項嗎?編劇真的有意識到,自己是在為一名五年級女生設計台詞嗎?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類似的問題,在整個八季的《精靈夢葉羅麗》中,並不少見。劇情發展到後來,可以説是已經完全捨棄了主角們小學生的人設,劇情不是在推CP,就是在搞無意義的戰鬥場面,令很多追劇多年的老粉,都無奈放棄了這部動畫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這個系列的動畫,在全網範圍內的口碑都比較糟糕,豆瓣上基本每一季都保持在4分左右的低分,從某種程度上説,也算是編劇發揮穩定了。不少點評本片的家長,都在擔心自家的孩子,因為這部動畫而形成扭曲的價值觀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即使是在僅有第一季播出的B站上,該動畫也僅獲得了3.1分的觀眾評分,在所有B站國漫裏幾乎墊底,觀眾給出的評價,大多也是針對動畫不合理的人設,以及打着低齡旗號實則毫無內涵的劇情設計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而在此次引發社會關注的那條微博動態下,目前評論區也已經充滿了家長對這部動畫的批判聲。有的家長直言孩子在看完動畫後,已經開始出現了一些反常的言行,擔心孩子未來是否會因為動畫的誤導,形成不正確的人生觀念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也有一些家長反映,即使自己不讓孩子看,孩子也會通過同學間的交流,瞭解到動畫的相關信息,完全是防不勝防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一些家長也提出了向上級監管部門舉報該動畫的提議,但截至目前,各大平台並沒有出現任何下架動畫的傾向,動畫的官方微博也是在照常運營,似乎沒有因為家長這次的集體反對而受到影響。

    與家長的集體反對形成鮮明對比的,就是動畫官方微博與話題的超高熱度。在《精靈夢葉羅麗》的官博下,幾乎每一條博文都能獲得幾百條的評論和上千的點贊,這些評論幾乎清一色都是角色顏值黨和CP黨,在為自己喜歡的角色搖旗吶喊,除此之外就是互相地攀比競爭。從她們身上,你甚至能看出一些飯圈文化的早期特徵——並不關注動畫最重要的劇情,而只關注角色的長相、她們和什麼樣的角色組成CP與這一集又發了多少的“糖”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她們像是處於一個完全對外封閉的小世界裏,有人抱團結盟,也有人長期互相看對方不順眼。如果這些發言的觀眾,都如家長所説是未成年的孩子的話,那這種情形,倒也確實顯得有些“魔怔”了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我順道在淘寶等電商平台上,以“精靈夢葉羅麗”作為關鍵詞搜索了相關的商品。結果發現他們賣的東西還真不少。從手辦到娃娃,從文具到卡牌應有盡有。售價分別在幾十到幾百元不等,且都有着不錯的銷量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更令我感到意外的是,商家還非常具有前瞻性地,將動畫IP與目前年輕人中流行的盲盒經濟捆綁起來,推出了動畫衍生的盲盒手辦和盲盒卡牌,在IP價值和賭徒心態的雙重引誘下,刺激動畫觀眾進行消費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社交平台上,也有不少買家分享了自己購買這些盲盒產品的經歷。怎麼説呢,從小我們就經歷過類似的同學間的攀比之風,到現在,這種風氣依舊在未成年人的社交環境中廣泛存在,只不過攀比的對象,從當年便宜的小浣熊卡牌,變成了如今動輒幾十上百的娃娃卡牌而已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這套牌在電商平台的售價並不算便宜

    除了多數家長對這部動畫的抨擊外,事先並不瞭解這部動畫的年輕觀眾們,對此事的關注則更多集中在了,動畫本身過審難度的問題上。

    一部涉及早戀、物質攀比、不正當審美標準的動畫,可以在電視和網絡上正常上線,且一播就是八季,全然沒有被審核部門發現內容存在價值導向錯誤,這令很多年輕的動畫觀眾難以接受。

    畢竟當年我們小時候看的那些優質動畫,每一部都有着比它更高的品質,卻都被以“傳遞錯誤價值觀”“血腥暴力”“誤導青少年”的罪名,被要求整改甚至下架。但為何這樣一部,從各方面來説都是打着低齡旗號誤導觀眾的動畫,卻可以輕鬆過審?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不少觀眾都在評論區裏提到了,曾經被奉為“神作”的國產動畫《虹貓藍兔七俠傳》,認為相比《精靈夢葉羅麗》這部動畫,虹貓藍兔當初被舉報停播的命運,實在是過於悲慘了些。

    《虹貓藍兔七俠傳》在開播時,可謂是紅遍大江南北。鼎盛之時,全國上下有上百家電視台都在播放這部國產長篇武俠動畫。其在06年國慶假期播出時的全國收視率,更是高達12.96,超越了當年全國電視劇收視排行首位的《鄉村愛情故事》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圖源:B站UP主@L另唐

    這部作品也憑藉高品質的作畫,細膩的角色刻畫以及引人入勝的劇情,直到今天依舊是無數90後觀眾心目中的國漫頂流。在豆瓣上,有七萬多名網友為其打出了9.6的超高評價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但它卻在當時因為家長舉報其內容血腥暴力,而被電視台緊急停播,雖然後續經過漫長的等待後終於迎來了復播,但此事對於當時的國漫行業來説,也是造成了不小的打擊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一直以來,我國關於動畫作品審核播出的規範都較為模糊,很多時候,動畫都會因為一些無足輕重的原因——比如出現血腥鏡頭或者不合規範的台詞,而被要求進行下架整改,有的甚至直接無緣與國內觀眾見面,這就導致了很長一段時間裏,國漫行業整體萎靡不振的態勢。

    而且即使作品已經過審,但因為家長的一封舉報信,或者某件與動畫有關聯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,都隨時可能讓動畫面臨下架停播的風險。比如,曾經紅極一時的《喜羊羊與灰太狼》,就因為兒童“烤羊”事件以及平底鍋砸人事件,而被多次要求下架整改,最終逐漸被市場所遺忘。動畫《菲夢少女2》也因為角色染髮而引發家長不滿,最終被舉報並停播整改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審核標準的不明確,家長不分青紅皂白地隨意舉報,都是如今國產動畫在發展過程中所難以預料的風險,動畫審核和影視劇、遊戲審核一樣,變成了一種“看臉”的“賭博”行為,這並不是我們所希望看到的景象。但遙遙無期的分級制度,以及官方“為家長制上”的傳統處事觀念,卻逼迫市場和創作者們不得不做出妥協,畢竟活下去遠比一切都重要。

    而此次家長集體反對《精靈夢葉羅麗》的事件,或許能從另一個角度,為審核監管部門以及家長們,敲響一聲警鐘。即使是過審的動畫,也可能存在明顯的價值觀導向錯誤,即使是家長慣用的舉報措施,有時也不一定總能發揮作用。

    無論是矯枉過正,還是疏於審查,總有一天會遇到它們所不適用的場景,而這時候,又有什麼能第一時間保障青少年的身心發展不受錯誤影響呢?是更嚴格的審查?還是家長更密集的舉報?

    想來這些都不是,他們都帶有過於強烈的主觀選擇性,而人的情緒總會受到各種外界因素的影響,真正能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,只有制定客觀存在的評判標準,將權力交給規則,才能實現對任何作品的一視同仁。

    有趣的是,在此前因四月新番“先審後播”事件而被輿論關注到的,那份江蘇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發布的《動畫領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長安全消費調查報告》中,《精靈夢葉羅麗》就曾因劇集中出現大量影響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發展的內容,而被兩千多名參與調查的家長,列為重點觀察的對象。如今一個多月過去了,這部動畫的宣傳與播出,似乎並沒有因為這份報告而受到任何影響。

    精通舉報的家長,終於也成了動畫審核的受害者

    這份報告在發出的同時,家長們還特別強調了對分級制度的提倡,但最後這項提議似乎也是石沉大海,至今沒有得到任何官方性質的回覆。

    或許也正是因為此事的影響,家長們如今不得不再次為了呼籲下架這部作品,而集體發聲。兩件事件結合來看,多少顯得有些諷刺。

    説到底,這無非還是審查機構—家長—創作者三方之間的矛盾,在沒有明確的審核標準出台前,所有人眼前都只是一片混沌。至於還要在這片混沌中呆多會,目前為止,我想沒有人能告訴我們明確的答案。

    玩家點評 0人蔘與,0條評論)

    收藏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分享:

    熱門評論

    全部評論